英雄长春楼,忠烈写传奇

2017-07-28 五华新闻

      英雄长春楼,忠烈写传奇

   ——长征老红军赖绍宏同志的传奇家史


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从长江南北各革命根据地向陕甘地区进行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战略大转移。在这气壮山河、史无前例的战略大转移中,赖绍宏同志是原中央苏区县五华有据可查参加红军长征10人中并走完全程的6人中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之一。在他的家乡,安流镇樟潭村,弯弯曲曲的周江河从村中央蜿蜒流过汇入琴江,是一个河水清澈秀美,生态良好,物产丰富,鸡鸭成群,瓜果飘香的小山村。而位于村口的长春楼,就是老红军赖绍宏同志的故居。该楼始建1900年,1903年由打古塘迁入居住。三栋二横,木桁楠瓦顶结构,传统的客家建筑。1904年10月16日,赖绍宏就诞生在故居正屋右片第一间房子里。1928年春,国民党黄旭初部“驻剿”五华后,赖绍宏的祖父赖万石、父亲赖俊成和叔伯弟赖子彬等5人相继被杀害,三栋大屋被焚烧,只留下残墙破壁。1956年,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长春楼后人经自己集资和政府资助下对革命旧居进行重修。这座富有革命传奇色彩的长春楼,虽历经百年历史沧桑和风吹雨打,仍坚强屹立不倒,她是当地人红色记忆的永远留存。

长春楼

长春楼被国民党反动派诬称为“共匪窝”

1925年,周恩来率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到五华。并受彭湃、古大存领导的风起云涌的东江农民运动的影响,五华孕育了革命的种子。1926年,赖绍宏的父亲赖俊成,中共党员,受党的委派,回到家乡樟潭向进步人士灌输革命思想,动员他们加入乡农民协会。樟潭村众多劳苦大众历来受尽地主剥削、恶霸欺凌,恨之入骨。一听说要成立农会,纷纷要求加入农会。同年夏,樟潭乡红色农会在长春楼秘密成立。农会成立后,大家推选赖俊成为会长。随后创建农民自卫军,陆续有赖应奎、赖维振、赖维周、赖锡畴、赖观清、赖亚思、赖亚坛、赖亚烈、赖佛裕、朱亚招、赖来宗等人参加。在长春楼、长裕楼、长兴楼等几户亲密无间,志同道合的人家率先带动下,还吸引了万塘等周边村群众参加。此时的樟潭村有近百人投入革命,仅长春楼子弟就有10多人,他们怀着对革命赤胆忠诚,先后参加了参加农会、赤卫队、地下党组织等。其中赖绍宏的父亲赖俊成是农会会长;叔父赖灼是中共地下党员,梅林赤卫队小队长;叔父赖龙腾是赤卫队员;叔伯弟赖子彬是安流区赤卫队长;其兄赖应奎任乡赤卫队队长;赖绍宏本人是五华县秘密发动群众工作组组长,由于他人小机灵,都是夜间出来活动,白天隐蔽,所以大家都亲切称他是“蟑螂”。1926年8月,古大存带领数百人进驻安流地区,并亲自到樟潭农会指导工作。长春楼的赖万石、赖俊成父子俩心情无比激动,燃放鞭炮欢迎。古大存为樟潭乡农会敢于同敌人斗争,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所感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这大大鼓舞农会会员的斗志。樟潭农会由于有了近百人的农会会员,农民有了自己的组织,腰板子硬,有底气了,广大农会会员积极参与开展“二五减租”运动,如有地主劣绅敢欺压穷苦百姓,就抄他们的家,把破坏“二五”减租的顽固地方豪绅,或扣押,或砸碎大租斗,或罚写悔过书,使他们威风扫地,贫苦农民则扬眉吐气。9月,第七区农会会长张骏声统带樟潭乡农会会长赖俊成和其他会员突入该村土豪劣绅的家,收缴了他们的枪支和马匹,并打开粮仓,将粮食当场分给最贫困的农民,契约、帐单也当场烧毁,狠狠地打击了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1927年3月,樟潭农会在古大存的领导下,和其它各乡的农会团结一起,与五华的反动“资本团”进行斗智斗勇,最后取得了重大的胜利。1928年春,安流区农会为配合全县“丁卯年关”大暴动,在安流圩大兴街(水街)门楼上显眼的墙上写出“要饭吃,要衣穿,就要暴动!”的大字墙头标语。同时派张权带领安流区、樟潭乡赤卫队100多人进攻樟潭地反的巢穴,清理了他们的家财。同时围捕了龙颈的土豪刘×山。在大年初一镇压苛捐杂税的刽子手、大捐棍张××(福岭人),为民平愤,予敌沉重打击,使人心大振,军心大快。樟潭成为一座远近闻名的革命老区村庄。樟潭农会成为当地反革命份子的眼中钉、目中刺,长春楼也被国民党反动派诬称为“共匪窝”。

满门忠烈写传奇

农民的革命行动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1928年春节刚过,国民党黄旭初率韦松云来五华“剿共”进驻安流,声言“要把樟潭的共产党斩尽杀绝,特别要把赖俊成、赖应奎、赖绍宏杀掉。”一时间乌云滚滚,妖雾弥漫,反动势力卷土重来,樟潭笼罩在一片杀气腾腾之中。正月初八晚上,樟潭农会在长春楼召开会议,决定立马将农会会员一家老少连夜分两批转移到山区打古塘去。但均遭到敌人的伏击,赖绍宏、赖应奎受伤后幸运逃脱。不幸的是在混乱中,长春楼的当家人--赖万石,因年老体弱,被灭绝人性的畜生抓住了,他们狞笑着走到手无寸铁的老人面前,恶狠狠地说:“你落入我的手中,我叫你不得好死!”老人怒火万丈,厉声大斥:“你们这帮狐群狗党,丧尽天良的刽子手,看你们横行到几时?共产党人,革命者是杀不绝的,血债一定会要血来还的。”老人家像巍巍劲松毅然挺立。丧心病狂的反动派气只好气急败坏地举起屠刀,把他无情地屠杀掩埋,企图销毁罪证。十多天以后,有村民发现了老人的一条血裤,立即暗中报告。晚上,村里出动十多人将尸体挖起,只见可怜的老人已尸体不全,两手两脚被砍断,胸部被砍了七刀,腹部刀伤无数,两耳被割去,头部也有刀伤,咽喉被砍断,四肢分离。原来敌人对老人实行惨无人道的砍头斩手分尸的惯用手段,把头颅和手脚砍下抛尸了。然而,丧心病狂的反动派匪徒并不善罢甘休,在正月初九早晨,黄旭初匪部配合当地反革命集团和民团帮凶数百人,包围了长春楼,并说:“长春楼是共匪窝,冲进去不论男女老少一律斩尽杀绝,以灭后患。”匪徒气势汹汹,破门而入。到处撬门砸锁,抢东西,拉牛扛猪,赶鸡捉鸭,锅头水缸,盘碟碗筷,拿得走拿走,拿不走的打烂。匪徒们把长春楼抢劫一空以后,点燃茅草把三幢大屋几十间房子放火焚烧。大火烧了一天一夜,长春楼变成了一堆废墟,惨象目不忍睹。事后计算,长春楼焚毁房屋49间,村中还有长裕楼、长兴楼被焚毁的屋子,共计191间,抢去耕牛7头,抬走大猪8头,犁耙12副,被帐29床,其余粮食、衣服和各种财物用具畜类等不计其数。在此场浩劫中,长春楼遭受了灭顶之灾,家里被杀3人,迫害致死3人,流浪他乡病死饿死的10人,迫嫁的3人。在愁云惨雾中,革命火种是扑不灭的,革命者是杀不绝的,敌人的凶残毒辣,更坚定了樟潭人民及长春楼的子弟紧跟共产党闹革命,消灭天下豺狼的决心。他们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以大无畏的革命气概,与反革命分子进行了一场场艰苦卓绝、荡气回肠的革命斗争,经受了血与火涅槃,为新社会的诞生作出了重大贡献。据统计,自大革命时期至解放战争时期中,樟潭村为革命而牺牲生命的有赖万石、赖俊成、赖子彬、赖龙腾、赖志贤、赖灼、赖金招、赖贵瑞(赖亚灵)、赖运成等9人。其中就有长春楼的子弟赖万石、赖俊成、赖子彬、赖龙腾、赖志贤等5人,在这5 人中,又有2人被评为革命烈士,分别为老红军赖绍宏的父亲赖俊成、叔伯弟赖子彬。

赖俊成,又名赖俊贤。1869年生,1925年参加革命,中共党员,地下党组织成员,农会长。他一直领导乡农民运动与反动派作斗争,被反动派称为“共党最热烈分子”。1930年被捕,坚贞不屈,在华城英勇就义。

赖子彬,又名赖维灵,1907年生。1925年参加革命,中共党员,任安流区赤卫队队长。1928年在梅县参加红军,1929年受党组织委派回安流一带开展地下活动,不幸被捕,经严刑拷打,多处骨头被打断,押赴安流刑场还高呼:“打倒反动派!共产党万岁!”宁死不屈壮烈牺牲。

开弓没有回头箭,革命者是打不垮的。长春楼的优秀儿女赖绍宏,于1928年春死里逃生后,强忍祖父、父亲和亲属5人相继被杀害的悲痛。伤势稍好转就背井离乡,奔向八乡山,与古大存等一起创建八乡山革命根据地。红军撤出八乡山后,他先后到香港、汕头、福建等地开展秘密革命活动。1931年,在厦门以打石为掩护,发动、组织工人罢工。1932年4月经厦门党组织介绍,带领17名同志义无反顾地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1934年10月跟随红军进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忍受脚伤的痛苦,历尽九死一生,艰难险阻,胜利到达陕北根据地。并与来自陕西省子长县的红军强海明结为伉俪,组成革命家庭。抗战期间,随八路军一二九师奔赴太行山前线,任太行山总医院院长等职务,以医院为战场,克服政治环境恶劣、医疗设备差、药品短缺、伤病员日常生活用品供应不足等种种困难,为抗日将士早日重返前线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抗战胜利后,历任冀南军区招待处处长、冀南军区供给部副部长、冀南军区政治处主任。新中国成立后,南下广东,先后任广东革命干部学校校务处处长、华南垦植局广州办事处主任、广东省土地利用局副局长等职。1957年2月后,被选为广东省第二、三、四届政治协商委员会委员。离休后享受副省级待遇。1986年5月逝世。1950年,樟潭解放了,赖绍宏才有机会回到家乡,与穷苦人民一起欢欣鼓舞庆翻身解放。而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终于逃不脱人民的惩罚,被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另外,长春楼的子弟还有赖志贤、赖龙腾、赖应奎、赖维周、赖锡畴、赖维振等人参加县、区赤卫队,农民自卫军;还有赖乃君(均),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毅然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奔赴朝鲜前线,在战场上英勇杀敌,头部受伤仍坚持战斗,屡获战功,多次受嘉奖,获授少尉军衔。在峥嵘的革命岁月里,长春楼子弟一往无前,舍生忘死,用鲜血和生命与反动势力展开了殊死斗争,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五华苏区革命史上“满门忠烈”的光辉一页。

赖绍宏同志在抗日战争时期战场上缴获的日本关东刀


赖绍宏同志在战争年代穿过的羊皮袄

良好家风传承后代

长春楼的优秀儿女赖绍宏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时刻忠于党,忠于人民,为革命鞠躬尽瘁。他立场坚定,光明磊落,刚正不阿,威武不屈。在军事上多谋善断,机智勇敢。在长征途中,以坚毅的品格和钢铁般的意志战胜险阻,跨越雄关漫道。在战斗中,多次身负重伤,都是以坚定的信念活下来。他富于革命的进取心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深深感动了后人。他生前曾广泛受部队、机关、学校、厂矿等单位邀请,给机关干部、部队官兵、工厂工人、学校师生等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教育后人不忘初心。特别是他多次回到家乡,多次为安流中学师生讲述他参加革命,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经历,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全体师生无不为他的经历所感动,他的革命精神激励了无数人。他医术精湛,多次回到家乡,很多人向他求医,他毫不厌烦,为病者义务诊病开方。

1980年,赖绍宏重返延安,与战友们在毛主席曾经工作过的窑洞留影

他对工作勤勤恳恳,埋头苦干,对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从来都是尽心尽力完成。1950年转业南下广东,在中共华南党校(广东省委党校的前身)任校务处长,为培养党的干部辛勤工作。为打破帝国主义对新中国战略物资的封锁,发展祖国急需的橡胶及热带经济作物种植事业,华南局抽调一批得力干部组建华南垦殖局。他二话没说就到了新岗位,先后担任广州办事处主任、局监察室主任。组织并带领勘察队踏勘海南岛深山老林和湛江地区,为发展种植橡胶等热带经济作物做出详细的规划及筹建军垦农场,为落实中央指示作出了贡献。1956年改为广东省土地利用局,任副局长。在儿女印象中,他经常出差在外的时间很多很长,在平时早出晚归地忙碌着,人累得黑瘦。

革命成功后,赖绍宏成为党的领导干部,身居高位,但严于律己,顾全大局,从不摆架子,从不麻烦组织。离休前,单位配车、配专职司机给他,他婉辞了。文革后,恢复老干部待遇。单位提出可以随时派车,还准备给他装个电话,他也辞掉了。有事外出都是自己去乘公交车。生病去医院都是由儿女陪着等公交车,有时儿女工作抽不开身,他就自己去。上世纪五十年代安排的住房是解放前的老房子,夏潮冬冷。他也从不埋怨,没向单位提出过改善要求,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直到省委组织部专门修建了老红军新村,才搬到新房。

老红军赖绍宏在红军村翻晒他长征时用过的马褡

赖绍宏的夫人强海明出身于陕北子长县的贫农家庭。当年红军从家乡经过,毫不犹豫地参了军当护士。长期的南征北战与艰苦生活,积劳成疾,但她一声不吭,忍受着病痛跟随部队转战南北。解放后随夫转业南下到广州,仍坚持工作,直到病重了才休养治病。为支持爱人工作,把身心都放在照顾家庭和孩子上,自己身体不适照样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长期的辛劳,因病过早的离开了人世。她过世后,抚养教育儿女的重担全压在赖绍宏一个人身上,既当爹又当妈,无微不至关爱着孩子成长,时刻默默地为孩子分忧解难。他教导儿女:“你们出身红色革命家庭,今后的路要怎么走,靠你们自己去努力。组织安排干什么工作都可以,要好好工作,一定要在政治上要求进步!父母的荣誉不是你们的,不要背着父母的名誉到外面去摆架子。”在他的谆谆教导下,老大建春1964年大学毕业,服从组织分配,主动到艰苦的海南岛参加“四清”工作队,与当地少数民族山区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经常被山蚂蝗叮咬得流血不止。因工作表现突出,1966年底转为中共正式党员。老二延春在1961年时未满17岁,从师范学校毕业当上小学教师。当时是经济困难时期,因营养不良双腿浮肿站不稳仍坚持教课,还积极探索拼音教学新方法。因教学工作优异,18岁就先后两次给全区语文教师上汉语拼音和识字教学示范公开课,1969年转为中共正式党员。文革结束掀起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高潮,赖绍宏对还在初中的老三迪春和老四乃坚说:“学校怎样安排,你们就听从安排。你们是红军的后代......我不能为你俩搞特殊。”后来,按照学校的统一安排,迪春到高鹤县农村插队落户,乃坚到海南生产建设兵团农场,年小体弱吃了不少苦,没有中途退缩。老五乃竖要求参军在部队努力锻炼自己,20岁入党。他的子女个个在各自的基层岗位上扎实辛勤工作,最终均事业有成。但从不骄傲自满,以革命家庭自居,以致单位同事很长时间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老红军。( 古江南  江连辉)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五华生活网”公众号,了解更多五华生活信息与五华平台。

阅读:180 发布于:2017-07-28 23:34:09
<<返回首页(五华生活网)
写留言

发表评论